第一章 翡翠貔貅

  • 第一章 翡翠貔貅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翡翠貔貅多钱
摘要

烈日高照,又是酷热的一天,夏季来了,一年之中最难熬的季节,在这西南边境的小镇上,夏季是没有合适的发泄方式的,这种酷热让你无处可逃。街面上零落的有路过的人也十分慵

第一章 翡翠貔貅
烈日高照,又是酷热的一天,夏季来了,一年之中最难熬的季节,在这西南边境的小镇上,夏季是没有合适的发泄方式的,这种酷热让你无处可逃。街面上零落的有路过的人也十分慵懒,似乎被这烈日吸取了所有的精气神。

我独自守在自己的茶馆里,若无其事的自己泡茶喝,枯燥而又乏味的一天又开始在我生命中机械性的轮转。10几年了,我就是这样守着茶馆蹉跎着时光,没有一点新意,也没有一点激情,更没有任何不适,我想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样的生活。

“有没有人啊 ,掌柜的在不在?”我立刻起身,揉着眼睛,往门外看去,门外的轮廓逐渐清晰,是一行4个人,(刚才不知不觉我竟然睡着了 )我赶紧招呼他们进来,这个季度的租金就靠这几位爷了,这俩月受旅游行业的影响,我们这些做茶馆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,别提了,我自己都好久没接过像样的单子了。

“几位远方来的客人,坐坐,先喝口茶。”边招呼几位坐下,边打开炉子烧水,准备了一块我店子里中等的茶饼,撬起了茶饼。

“小伙子挺年轻的嘛,你这样的年轻人做茶馆可是很少见呀,像你这样的年龄大多都在外面闯的嘛。”其中一个貌似领头人的男人开启了僚机。我们这一行就这样,有客人上门,不管是不是要买,都要先迎进来坐下,边品茶,边聊天,也算是彼此了解的缓冲方式了。

我看想他,此人40多岁,长相非常儒雅,戴着眼镜,五官十分匀称,身材正好,操着一副东南口音。

“我嘛,没多大志气,就守着这个店子混日子就可以了,也没别的手艺或技能,做个茶馆,风雨无忧,蛮好。”这都是客套话,我们做买卖的,不管客人说什么话,我们就保持自己的谦逊就可以了,没错的。

他没说什么,笑着点点头,身边的三个人有两个人站在他的身后,另一个人跟这个人一起坐下,看来这个主顾还是有点含金量的,起码有后面俩跟班,那这样的客户就不是一般的家庭了,心想,一定要从他的腰包里把钱掏出来。

此时,水也烧开了,我把撬好的茶叶放进盖碗里,开始冲泡,依着规矩给他们两个落座的一一奉上茶水。

只见40多岁那个人端起品茗杯,看了看汤色,放在面前闻了闻,抿了一小口,在口中回味了一下,咽下去,摇了摇头,笑而不语地看着另一个人。另一个人20多岁,也端起品茗杯,品了起来。结果直接吐了出来“这是什么味道,如此之淡,是茶吗,还这么涩,是给人喝的吗?”

哟~今天还遇到挑家了,如此挑剔,这款茶虽然不是上等茶,但一般的客户还是不至于如此嫌弃的,我时不时的还给自己来上一泡呢,难不成今天我遇到了档次高的主顾了?又或者是同行在挑事?我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两位,重新审视一下,心想:应该不是挑事的,但又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中年人笑笑说:“掌柜的,这款茶是用某种茶的尾料做的吧,这个料子应该是高地茶对吧?”说完,得意的看着我。

我滴个乖乖,这都喝的出来?看来今天遇上行家里手了。的确如此,这款茶是用的某中高端茶的尾料制作的,也真的是用高地茶作为原料的,不过,普通的茶人是喝不出来的,虽然比起高端茶的口感稍显不足,但也算是不错的茶了。

我再次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,儒雅的眼神内,我感受到了很不同寻常的阅历以及老辣,还有那看似漫不经心的言谈举止,让我感到这个人的气场真不一般。他还是微笑的看着我,什么都不说。我心想:这是来做什么的,难道是同行来斗茶的?也不像啊,同行来斗茶的一般不是这气势啊,这让我十分不解。

“掌柜的,你可识得此物?”说着,他拿出一块玉饰,我示意让他放在茶桌上,以便我可以拿起玉饰。(这是玉石行业的规矩,有句俗话说玉不过手嘛,也就是说当对方给递给你玉石的时候,是要放在面前的桌面上,然后自己再去拿起,以免两人在对接物品时一方故意手滑,导致玉石摔碎,不好辨别责任。后来这个规则也同样适用于很多易碎的古玩行业)。我拿起物件仔细的看起来:这是由一块上等的翡翠雕琢而成的貔貅,非常精致,其雕工也属上乘,貔貅的各种姿态与神情雕琢的淋漓尽致,乍一看,跟普通的貔貅没什么大的区别,只能说能算得上中上等货色,可仔细一看,不得了,原来在貔貅头部周围,有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类似恶鬼似的鬼头,仔细看来十分恐怖,再仔细端详貔貅,发现,十分的威严,似乎貔貅驾驭着这些恶鬼,让人不寒而栗。。。。。。。可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以前还真是没有见过。

我把貔貅放在我拿起的位置说:“恕我眼拙,先生,我不识得,敢问。。。。。”

“掌柜的当真不识得。。。。。”这个中年人若有所思的迟疑着,紧接着又说:“掌柜的,敢问你贵姓?”

合着,这一行人是来打听人的,我顿时没了兴趣,没好气的说:“贵姓不敢当,免贵姓岩。”

“布朗人?”

哟,这是有备而来啊,没错,我是布朗族人,我们这个民族一般实行母子连名制,没有姓只有名,小孩出生三天后栓线为名,将母亲名字连在孩子名字之后,男的前面加一个“岩”字,女的在前面加个“伊”字,故而在生活中,也可以说我姓岩。

“没错,布朗人,先生,您的来意一定不是为了买茶吧,不是的话,这茶给您泡了,您可以边休息边喝茶,毕竟卖茶人不赶客人的,只是,不要耽误我做生意。”

“哈哈。。。。。。。”中年人没趣的笑了笑,说到:“这么热的天,想必也没几个上门的客人,我们不如聊聊,如果有客上门的话,我绝不耽误你做生意,另外,该付你的茶钱,一分不少,如何。。。。”

我一听,这老小子是要跟我打听事情,那么我就占主动了,想想马上逾期的房租,管不了那么多了,“我的茶水可是很贵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有多贵啊,怕我们付不。。。。。”那个稍微年轻的跟我年龄相仿的小子愤愤地叫嚣起来,被中年人挥手打断了。

“掌柜的,来壶上等的黄片,茶钱你说就是了。”

还挺挑剔,要上等的黄片。黄片是指在普洱茶原料筛选过程中,因条索疏松,粗大,在揉捻过程中不成条的部分,黄片相比一芽两叶虽老一些,茶味淡一些,但甜度较前者高很多,存放得当的老黄片不论茶气、香气、醇厚感以及顺滑感都有很独有的特色。另外,真正的黄片都来自于真正的古树,如果加上上乘的制作手法,黄片可谓是十分难得的。黄片,不苦不涩,香味独特,而且不伤胃,在普洱界里虽说不上是上品,但却在近些年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。

我如他所说,把茶水换成黄片,边冲汤,边说:“先生也算是普洱的行家里手了,这个黄片,360/壶,您老尝尝。”

“你这是黑店吗。。。。。?”年轻人又在叫嚣,中年人笑了笑又挥手示意勿多嘴。

只见他端起品茗杯,闻了闻,直接放下了杯子:“掌柜的,你这样做生意,应该生意好不到哪去吧。”

“我怎么做生意用得着你管,茶水有问题吗?”

“茶,没问题,只是与你给的价钱不太匹配吧,这样的价位,得是什么档次的茶,掌柜的你应该心知肚明。不过没关系,我只是有点累了,在此落会儿脚,跟你瞎聊几句,你也知道嘛,游客嘛,对当地的事情都好奇。”

我嘛,也逐渐放下戒备之心,看来这就是个游客,喝杯茶,聊几句,像这样的客人,在旅游旺季的时候,我一天都会接到不少,遇到道行浅的,卖几块饼子给游客,一个月的吃喝拉撒以及房租就都够了,只是今年由于国际上的影响,的确太惨了,几个星期也遇不到一个游客,难得今天来了一个,还是个行家,而且目的很明确,估计喝了这杯茶,就走了,不会有太多收获的,索性我就在这杯茶上狠狠地要了次价格,看他也接受,我也干脆陪他聊会吧,反正现在的确也是闲着,起码这个价钱,今天晚上有肉吃了,只是我那房租还要想办法咯。

我勉强自己笑着说:“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,您说就是了。“

他挥了挥手笑着说:“谈不上,谈不上,就是瞎聊,我呢也歇下脚,也消遣下时间,人到中年嘛,干什么都讲个情怀,你这里是旅游景点,全球瞩目,当然这也跟你们档次的民俗风情脱不开关系,少数民族众多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,人嘛,到一个地方就得了解这些,至于景点嘛,过过眼就行了。”

的确如此,旅游嘛,到一个地方,景点还真得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了解更多当地的人文风情,以及民族特色,这一点,我倒是跟这位先生的观点相同。

“您说的对,不过,也许我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所以我也没觉得我们这边有什么特点好说的。”

“都一样的,我的家乡也有很多著名的景点,每年游客也很多,同时我也觉得我们家乡没有什么可说的也没什么特别的,对了,掌柜的,你可否听说过一位名叫岩浪的制茶大师,那可是民国时大名鼎鼎的大师级人物啊。”

这人果然是有目的而来的,岩浪是我爷爷,我们家是布朗族制茶的匠人,世世代代传承着制茶工艺,在我们族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不过,这样的地位也给我们这个家族带来不少的历史麻烦,我的爷爷据说就是因为某事得罪了当时的权贵,而不得安生,年代久远,我也是听家里人说起的一些片段,得知那段晦涩的历史,总之,民不跟官斗,这是更古不变的道理,任何时代都不过时,此事,我也询问过我的父亲,只是他不愿意吐露,应该是有难言之隐,基本上我问起此事,他都闷闷的抽着烟,不多说话,有时还会冲我发火,我也就渐渐的不问了,按着父亲的遗愿,在成长的岁月里,守着这个茶馆,平静的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,与世无争。一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,我平静的生活从此被这个中年人改变了。

“你问他做什么,我听说过,但不太了解,年代太久远了。”

“不才,我的父亲,跟岩老先生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好了,不用说了,这些我没兴趣,也真的无可奉告,您要继续喝茶,我给您泡,若要走,茶钱360,您看。。。。。”我打断了他的问话也顺便下了逐客令。说实话,家族里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不多,而我也真正的不愿意去说那么多,说什么都不如钱来的实在。

“哟喂~掌柜的,你这生意也做到头了吧,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吗,赶客人走?”那个年轻人不耐烦的嚷嚷起来。

“怎么,店是我的,您买我就卖,您喝我就泡,您打听事情,对不起,无可奉告。”

“小伙子,别那么着急,我只是来喝杯茶,瞎聊几句,顺便打听一下我祖上的故人的一些消息,如有冒犯,敬请见谅。”

中年人,依然用不紧不慢的口气说着话,从语气和神情中可以看出是一个非常老道的一个人,眉目中透露着和蔼以及沉稳,这一幕让我看的挺不好意思的,其实,客人来喝茶的时候就是要闲聊些事情的,难道去茶馆里一言不发的喝茶?那还不如直接买瓶矿泉水一口气干掉呢。想着,我也不好意思的说:“抱歉啊,天实在是太热,生意也实在是太差,难免有点火气,您老担待点,只是,你所打听的那个人我也知之甚少,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你。”

“这样吧小伙子,我们呢就此别过,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你哪天心情好了想起什么了,或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跟我联系,这上面的号码24小时开机,我相信我们还会相见的。”说着放下一张名片,吩咐那个年轻人买单,只见那个年轻人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放下,并说道:“不用找了,乡巴佬。”紧接着,一行四人走了,目送着他们走出门,我拿起桌上的钞票,还不错,500块,看来这一行人还挺上道,不管如何,今天的饭钱解决了,也算有收获。

第一章 翡翠貔貅